幸福

2016年的第一天,新年的气氛已经浓起来了,路旁的路灯上挂起了灯笼,沿街的商铺贴着巨大的新年促销的广告,行人、车辆连同人的笑容都多了起来。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也满怀欣喜的坐上去和研究生同学新年聚会的高铁。如果此刻有记者举着话筒,采访到我,问我:“你幸福吗?”,我一定不会回答“我姓徐”,而会回答那个你我都会的答案“幸福”。

当列车开始奔驰,我翻开了龙应台的《目送》,读到《幸福》这篇文章:“幸福就是,生活中不必时时恐惧。……到杂货店里买婴儿奶粉的妇人不必想奶粉会不会是假的,婴儿吃了会不会死。买廉价的烈酒喝的老头不必担心买到假酒,假酒里的化学品会不会让他瞎眼。小学生一个人走路上学,不必顾前顾后提防自己被骗子拐走。江上打鱼的人张开大网用力抛进水里,不必想江水里有没有重金属,鱼虾会不会在几年内死绝。”看到这,我如鲠在喉,望向车窗外,一片灰霾……。也许文章还应加上“幸福就是手机上不必安装PM预警APP,市场上经常脱销的不是空气净化器,天气可以是阴,可以是晴,可以是多云,可以有风,可以有雨,可以有雪,但不会有让人谈之色变的霾”。

刚开始的淡淡的新年幸福感就这样慢慢散了,我合上书本,听到手机新闻推送的声音,“NASA:最强厄尔尼诺或今年登场:美国宇航局研究报告称2016年全球将陷入‘气候混乱’的状态。……受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全球各地稻米、小麦、咖啡和其他农作物产量由于干旱和洪涝灾害大幅减产,并导致粮食价格上涨。”

我们可以闭上双眼和双耳,自嘲或混沌的找寻微幸福。但是我们逃离不了,我们终究要呼吸,终究要生存,我们的后代终究要继承我们所改变的这样的环境。

雾霾、厄尔尼诺还有诸多环境问题都与能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全球都在呼吁,国家都在努力,然而面对一日复一日的环境问题,无效、无奈的感觉和充满疑惑的问题总萦绕在心间和眉头。

我时常想起我母亲问我关于我所在单位的问题:“你们究竟在研究什么,你们研究出了什么?”。每次我的回答只会让母亲更困惑,其实我想说我们研究的就是解决天空灰蒙蒙的办法,我们研究的就是寻找和制造干净的电、干净的气、干净的动力来源,我们研究的是让我们的后代不会明白和了解《幸福》中的为何幸福。

也许未来我能做的就是在这一块小天地里,告诉每一个到来的你,真正的幸福可以预期,因为有人一直在努力。

“本文首发于科学新语林《新能新象》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