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飞天梦

我是85生人,还有一个姐姐。正如大部分姐妹一样,一个负责貌美如花、娴静照水,一个负责雌雄难辨、上蹿下跳。年少时,豆蔻年华姐姐的书房、书桌、带着锁的抽屉成为顽皮的我的寻宝地。记得某年一个夏日午后,发现外出的姐姐竟然没有锁抽屉时,我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打开姐姐抽屉,我见到了直至今日我依然认为是最漂亮的贺卡(带半透明磨砂纸那种),一堆漂亮的浑圆的小石头(应该是姐姐手动磨的),还有一本贴满微笑着留着中分发型的“小旋风”林志颖贴纸的手抄歌词本。从此,那句“我不是个稻草人,不能动,不能说,已经把爱紧紧绑心中”印入了脑海,也让我明白原来奶奶用稻草扎的站立在田野里戴个破草帽如小丑一般的小草人,还能被唱进歌里。少女的世界好难懂!合上抽屉也合上了我的年少时光。

外出求学、工作,远离家乡的我成为了游子。偶尔在谷物收获的季节回乡时,看到的稻草人愈发简单了:一根竹竿套个迎风飘扬的塑料袋就成为了那首歌里的稻草人。再后来,地越来越少,房子越来越多,最简单的稻草人也不见了。住进城市丛林的我,以为与稻草人的交集也就如此了。

2015年底,个人的工作内容又增加了对外宣传部分。对于本身工作内容已经饱满的我,面呈领导,几乎声泪俱下的表明自身难堪重负、难担此重任。当然哭过后,活还是要干的。保持一颗红心的我又忘神的投入新工作内容。而意外惊喜的是我与稻草人却又因此重逢啦。

我从来没有想过,立在田野里的稻草、秸秆能够与粘稠的油有关联。但科学往往就如同魔法,而为了拥有这样的魔法,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的科学家们经过了近十年的艰苦钻研。也许我们了解柴油和汽油的不同,却对于航空燃油比较陌生。航空燃油主要指应用于涡轮喷气发动机上的航空煤油,目前仍然主要以化石资源为原料,采用石油分馏方法提取制备。但我们知道化石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而且对环境的污染也是比较大的。所以科学家们致力于用生物质代替化石资源来制备生物航油。相较于传统航油,生物航油可实现减排二氧化碳55%-92%,不仅可以再生,具有可持续性,而且无需对发动机进行改装,具有很高的环保优势。

2013年4月24日,加注了中国首次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航空燃油的客机腾空而起,经过85分钟飞行后平稳降落,标志着中国自主研发生产的生物航空燃料在商业客机首次试飞成功。2015年3月21日,中国自主研发生产的1号生物航油首次进行商业载客飞行成功。这两次飞行所用的生物航油都是由地沟油等油脂类生物质转化的。
飞机
而广州能源所科学家们让稻草人实现了飞天梦,在木质纤维素类生物质(秸秆类)转化生物航空燃油的核心关键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研发了高效低能耗水解预处理、木质纤维素大分子解聚、平台化合物制备、缩合产物分离、水热芳构化、氢化脱氧-异构化和高水热稳定水相催化材料等一批核心技术,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生物质水相催化合成生物航空燃油新工艺, 建成国内外首套百吨级生物航空燃油中试示范装置,实现了生物航空燃油生产的整个工艺流程的连续化生产。
生物质原料——玉米秸秆       任何新技术投入市场运作,成本是关键因素。10 吨秸秆原料(在105摄氏度环境内烘干后)可生产1 吨生物航空燃油,生产成本8000-10000 元/吨,仅为油脂生物航空燃油成本的一半。而且产出油品经石油石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广东)及Boeing 公司委托海外检测机构检测,均达到国际生物航空燃油ASTM7566 标准。秸秆生物航油与传统航油组分及性质相同,可与传统航油高比例调和应用于现有的航空发动机,在燃料性能与动力方面更加优异,可以大幅度减少航空碳排放。
生物航油      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坐上由稻草人变身的航油助力的飞机。现在的稻草人不再是当年歌里的那个“不能动,不能说,只能把爱绑心中”的稻草人了,他可以乘上飞机飞跃万里,他可以在蓝天上发出嘹亮的呼啸,他的飞天梦在科学家的手里实现了!

新闻视频链接:
广东新闻联播:中科院广州能源所863计划项目取得重大突破
权威访谈——马隆龙:让秸秆变成航空燃油